歪文爷爷

吃山组,码字速度快但是没质量,爱拖,懒
除了不吃sk,其他无雷
喜欢泰国演员copter

我也想有个酒窝

快餐恋爱(上)

相方x相方,爱豆x迷弟
大概是个小甜饼
1

大野智是樱井翔的死忠粉,每天晚上都会蹲在电视机前看樱井翔演的多拉马、音番还有播的新闻,这对于一个不经常看电视整天只想着钓鱼的无业游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而他最近听说了一款APP,同好可以在一起聊天的,他正好需要一个可以排挤寂寞的方式,而且也想和樱井翔担们交流一下追星经验,就下载了这个APP。

登录后,姓名啊...就叫钓鱼画画小渔夫吧!

那要到怎么找到同好呢,他打开搜索那一栏,打[樱井翔],出来了很多群组,点进其中一个人比较少的的。

大家好。

大野智问完,只有一个人回了他:欢迎欢迎!他注意到这个人的昵称是:吃货溜肩仓鼠翔

看来我来对地方了,这里应该都是樱井翔的粉丝呢!大野智心里暗想。

吃货溜肩仓鼠君:新人,我应该叫你什么呢?( •̀ω•́ )✧

钓鱼画画小渔夫:叫我阿智就好了!

吃货溜肩仓鼠翔:好的,阿智!

渔夫:这里好冷清啊。

仓鼠:因为没什么人啊,算你也就五个嘛。

渔夫:明明写着樱井翔的后宫,樱井翔那么帅,后宫怎么可能只有五个人啊?

过了一会儿,仓鼠回信了。

仓鼠:阿智你很喜欢樱井翔吗?

大野智觉得这个人不是明知故问嘛,他都进樱井翔粉丝群了,还能不喜欢樱井翔吗?

渔夫:当然了,要多喜欢有多喜欢

[好有提示]吃货溜肩仓鼠翔请求加您为好友

同意

仓鼠:阿智,你有没有听说过'相方'这个说法,就是搭档的意思~

相方?听起来好有意思啊。

渔夫:第一次听说呢,仓鼠有相方吗?

仓鼠:没有呢,所以阿智考不考虑当我的相方?

嗯...有个人陪着舔屏也不错啊,说不定还能约出来一起看樱井翔的新映画呢!

渔夫:好啊^o^~

仓鼠:那以后我们就是相方啦!

仓鼠:阿智你坐标哪里啊,我在东京上班

渔夫:我也东京啊~明天准备去夹尼斯事务所面试了,好紧张好紧张,目前是无业游民(苦笑

仓鼠:没关系,明天要加油啊!

就这样,一夜过去了。

大野智一大早起床收拾好东西,带上简历去了夹尼斯事务所。

推开人事部的大门,他差点下巴掉下来。

樱井翔为什么也在面试现场!!!啊啊啊啊啊他好帅!!我好喜欢!!西装领带,这是要去播zero吗!!!

以上是来自大野迷弟的内心世界。

不过他还是强装镇定,把简历递给了面试官。

面试官看着普通的简历皱了皱眉,似乎觉得大野智不太合适。樱井翔走了过来,看了看这份简历,说道:"就他了。"

"可是...樱井桑,这人..."面试官想反驳什么,又把话憋了回去。

"恭喜你大野智,你现在是樱井翔先生的马内甲了,明天起开始上班。"

大野智从始至终眼睛一直没离开过樱井翔的脸,知道被这一句话点醒。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做梦一样,莫名其妙看到了自己爱豆,又莫名其妙当了自己爱豆的马内甲。

大野智表示很想做一个360°托马斯全旋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当然他离开事务所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仓鼠发消息了。

渔夫:啊啊啊仓鼠你猜我应聘的怎么样!!

仓鼠:你肯定过了吧,什么职位,见到樱井翔了吗?(坏笑

渔夫:樱井翔的马内甲就是我哈哈哈哈!我见到了!活的樱井翔!特别帅!领带西服超禁欲!我明天就要正式去色诱樱井翔了!

仓鼠:快去啊,说不定他在等着你呢(滑稽

第二天,大野智正式跟樱井翔打了招呼:

“你好,我是新来的马内甲,大野智。”

“哦,我昨天见过你了。”

大野智心想:樱井翔真高冷啊,色诱樱井翔根本不存在好嘛!

“樱井翔先生,时间到了,请您上车前往电视台吧。”

大野智驱逐了自己脑内的邪念,对自己说:工作工作!工作更重要!

樱井翔上了车,大野智准备打开副驾驶的门,却被樱井翔叫住了:“大野桑你坐后面吧!”大野智本来想推辞一下,但因为是自家男神(主子)的要求,所以很乖地坐在了樱井翔旁边。

大野智打开手机,给自家相方发消息

渔夫:仓鼠君!我和sho君一起坐车了!他就坐在我旁边!他的侧脸好帅!

过了很久,仓鼠也没回消息,大野智放下手机,想跟自家男神拉近一下距离,没想到男神也玩起了手机,他只好戴上耳机听歌。

忽然,手机振动了,大野智一看,相方回话了

仓鼠:有没有一种坐白马王子的马车的感觉?好嫉妒呢!我也想和阿智一起坐车

渔夫:对啊,跟男神坐车就是不一样。哈哈改天和仓鼠君约出来玩吧

仓鼠:嗯嗯!很期待和阿智约会呢!

渔夫:哈哈哈哈什么嘛,难道仓鼠喜欢我吗?

“地方到了,可以下车了。”司机对后面玩手机的两个人喊了一句。

而仓鼠也没有再回话,一边看着樱井翔录节目,大野智一边想:仓鼠肯定不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吧,毕竟我们才认识两天诶,我就是个黑渔夫,只能看着樱井翔被别的女人色诱罢了。

大野智越想越委屈,不禁皱起了眉头。

“cut!”大野智的思想最终还是被导演的一声“收录结束”打破。

“怎么了嘛?”樱井翔看到自己的马内甲委屈的表情,以为自己哪里做错了。

“没事没事。”大野智笑起来摆摆手,他才不想让自己哭的样子被自家男神看到。

“没事就好。”樱井翔也笑起来,顺便摸了一下大野智软软的头毛。

只见大野智的脸蹭的一下红起来,像个大苹果。樱井翔揽起大野智的腰,跟大野智说:“走啦,我的马内甲桑。”

大野智像个木偶一样,任由樱井翔操纵着来到车前。

上车后,樱井翔开始拿起手机发email,大野智也戴上耳机听歌,心想:唉,我相方难道真的觉得我太自恋了吗,要不要跟他道个歉?他都一天没给我发消息了...

[叮咚]仓鼠来信

仓鼠:渔夫!抱歉啊,我刚下班!

仓鼠:对,我就是超级喜欢我的渔夫!(*˘︶˘人)♡*

渔夫:你能喜欢我真是太好了!

渔夫:我也刚下班哦(ノ)`ω´(ヾ) ​​​

仓鼠:下周日你有时间吗?咱们出去玩啊!

渔夫:好啊,正好那天樱井桑也没事,去Jshop吗?

仓鼠:哪有人约会去Jshop啊!去看电影怎样?我去接你吧!你家住哪里?

大野智觉得自家相方真的太贴心了,心里好感度真的蹭蹭蹭往上涨。

渔夫:我家住在涩谷xxxx

仓鼠:那天我那天去接你哦

渔夫:仓鼠君有车吗(惊

仓鼠:哈哈赚了一点小钱买了一辆

“大野桑”,樱井翔看着傻笑的大野智说,“你怎么了,刚刚还委屈,现在就笑了?”

说着,樱井翔把自己的额头抵上大野智的额头:“也没发烧啊....大野桑你怎么脸红了?”

大野智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思考能力了,他竟然被自家男神先撩了!!!

“啊....我没事的,周末有个有个人约我出去,很兴奋而已。”大野智一五一十都招了。

樱井翔看着大野智一脸兴奋的样子,宠溺地笑了笑,心想:原来我家相方这么期待和我约会。

2

“大野桑晚上有时间吗?”

“有啊...”难道我要加班吗,没关系,和男神一起工作怎样都好!

“跟我一起去吃饭吧”樱井语气很坚定。

“好啊...”大野智想:啊啊啊啊啊啊男神竟然要跟我吃饭!!!不,我要矜持,要装的很无奈才行!

渔夫:啊啊啊啊啊

仓鼠:怎么了

渔夫:我老公约我吃饭!!!

仓鼠:老公是谁?

渔夫:樱井翔啊!我一定要成为樱井翔的老婆

渔夫:不对,是男朋友

仓鼠:竟然叫樱井翔老公,相方表示有点小吃醋o(´^`)o

渔夫:那我叫你老公你不会介意吗(笑

仓鼠:不会哦,只要是渔夫君叫。老婆~~

渔夫:老公~

渔夫:什么嘛,腻死了哈哈哈

“师傅,麻烦在前面的荞麦面店停一下。”樱井翔跟司机说。

“啊,真是这样呢,樱井桑果然很喜欢吃荞麦面。”

樱井圈过大野智的脖子,在大野智耳边说:“哈哈没想到大野桑竟然了解我吗?叫翔君没关系哟~”

“啊...翔君,那个你的手...”大野智的小脸夜色中又红了,毕竟樱井翔正摸着他的腰。这哪里是他色诱樱井翔,明明就是樱井翔色诱他!!!

“今天能喝啤酒吗?”樱井翔期待着,更加靠近了大野智。

“可以啊,就当是我的欢迎会了吧。”两个人的欢迎会,虽然听起来很寒酸,但这可是跟自家男神一起庆祝啊!!

下车时,樱井翔特别贴心地为大野智挡着车门顶,大野智害羞地调侃道:“我又不是你女朋友,至于嘛!”

樱井翔笑了笑:“如果你是女的,现在肯定就是我女朋友了。”

大野智觉得樱井翔太能撩了,脸红心跳加速就一直没停下来过。

3

晚饭他们吃的荞麦面,大野智看着吃得像仓鼠一样的樱井翔,不自觉地想到仓鼠君会不会也这么可爱呢?

话说仓鼠君从刚刚就没有发消息来了....

他为什么总是忽然不见呢?

“大野桑,你不吃吗?”樱井翔看到大野智一直坐在他面前,却没动筷子,一直在喝啤酒看手机。

“我吃不了啦”,大野智笑了笑,他不想承认自己单恋了一个只认识48小时的人。

“那我吃了哦”,樱井翔用仓鼠眼盯着大野智,大野智点了点头。他就把大野智碗里的荞麦面拨到自己碗里。

樱井翔夹起一块子荞麦面想喂给大野智:“你真的不试试吗?很好吃的!”

大野智正走神呢,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嘴里已经多了荞麦面。

等等....这个筷子....间接kiss?!!!

吓得他一下子把面吐出来。这这这这!

他和他男神间接kiss了?!!!

渔夫:啊啊啊啊啊啊

渔夫:我和樱井翔间接kiss了!!!!

渔夫:我一定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迷弟

他发完消息,继续看着樱井翔吃面。

樱井翔口袋里的手机想起特别关心的提示音。

大野智又一下子觉得有心理落差,心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樱井翔设成特别关心啊,肯定是那种巨乳肥臀的美女...我肯定没机会了,我在想什么啊!

樱井翔把手机掏出来,看了看消息,又看了看大野智,微笑这,开始会消息

仓鼠:快!上去强吻他!不是说要色诱他吗,这夜黑风高的,正好嘛!

渔夫:啊!你终于回我了!

渔夫:哈哈我才不呢,我还是要装得矜持一点

渔夫:仓鼠君你有男朋友吗?

仓鼠:怂了吧(笑

仓鼠:我啊,快有了吧

渔夫:诶!仓鼠有喜欢的人了吗?

仓鼠:对啊

渔夫:他是谁!我保密,快告诉我!

大野智感觉好失落,果然是单恋,对方都有喜欢的人了,估计只能是相方关系了吧。

仓鼠:那还用说嘛!当然是你啊~

仓鼠:是love啊

等下....!他没看错吧!啊啊啊啊啊啊他快要飞起来了!!

“啊啊啊!”大野智尖叫给樱井翔吓一跳。

“怎么了?”樱井翔看着大野智很兴奋的样子。

“我被自己喜欢的人表白了!”大野智忙捂住嘴,悄悄地跟樱井翔说。

樱井翔也乐开了花:“恭喜你哦!”

大野智觉得自家男神可能傻了,为啥自己找到对象,自家男神比自己还高兴(黑智问号脸

上(完)

新人投稿~

大概讲的就是樱井翔用自己的号套路大野智的那么一个故事...又歪了,我果然是歪文爷爷。等等...我为什么要说又!

中国话vs日本语

其实标题没啥关系,就结尾有一点
我只是想写约会,,,,

长濑智也和王祖儿结婚已经有些时间了,他们依旧很和谐,整天小打小闹的,还像新婚夫妇一样。


长濑智也难得有个休息日,祖儿很担心他,就故意威胁他:"明天你要是出门,这一个月都别想跟我睡在一起了!"长濑智也当然知道这是自家妻子在傲娇,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为什么啊,你不是说想看电影吗?明天咱们出去玩啊。"


王祖儿觉得自己的心思被看透了,耳朵红红的,说:"因为......我才不担心你呢!你别多想了!出去就出去,反正身体是你的,我不心疼!"



长濑智也睡前觉得明天的休息日一定会很愉快地度过,毕竟老婆这么可爱。 他看了看怀里的人,觉得自己一定是最幸福的。



一大早,猩猩就爬起来了,他偷偷把一本书塞在包里。 他看着躺在床上还在熟睡的人,忍不住吻上了她。亲一下,不够,再亲一下吧 ,好甜,还是不够啊,再来一下。




王祖儿根本不是被叫醒的,而是被长濑智也吻醒的。一睁眼,就看到一张大黑脸,虽然完全是她喜欢的类型,但也推开了长濑。"干嘛啦!大清早的!快去刮胡子,扎死我了!"装出一副起床气的样子,小声吼着长濑。



长濑也装出无辜的样子,对自家老婆说:"还不是因为你可爱了,我想多亲你几下。"


"快去洗漱!!!"王祖儿红着耳朵说。


长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王祖儿已经把早饭准备好了,她坐在一旁玩手机,头发还乱乱的,没有梳。


"老婆去洗吧,我等你吃早饭。"他看到王祖儿玩得差不多了,就搂着她的肩膀到浴室。


两人都吃完早饭了,长濑就拉着老婆选衣服,嚷着非要穿情侣装出门。王祖儿表面很嫌弃,实际开心极了,这是他们第三次穿情侣装。


到了电影院,王祖儿一下就看到了新上映的银魂,拉着长濑去买票。长濑却一脸怨念:凭什么出来约会要看这种搞笑片,不应该看爱情片吗?


"因为堂本刚真的好好看啊,苏打也是,栗子也是。"祖儿满脸花痴地笑着。

"我不好看吗,我不准你对别的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长濑智也一下子把老婆逼到了墙角,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嫉妒什么的都写在脑门上了。


"需不需要我在这里告诉你,你的老公有多威猛。"长濑智也抬起祖儿的下巴,祖儿有些被吓到了,支支吾吾地说:"不...不需要了"。


"那我们去看那个爱情片?"


"我觉得这个不错。"


到了放映厅,电影开始了,大致内容讲的是一个日本人和一个法国人谈恋爱的故事。

在黑暗里,祖儿牵起长濑的手,却又丝毫不在意的样子,长濑看着老婆渐渐红起来的脸,心里感觉贼幸福。


等到了电影高潮,男主和女主在飞机场拥吻在了一起。长濑仿佛也受了蛊惑一般,松开紧握的手,搂着王祖儿的肩亲了下去,背景音乐也配合着他们,这世界一下子只剩下这对恋人。他们之间的小小世界一下子春暖花开...


等出了电影院,长濑对喝着抹茶拿铁的祖儿说:"感觉只要有爱情,无论多远都不是问题呢,他们真像我们。我们也比他们幸福多了,飞机一个小时就到了。"



"你怎么突然说这么有哲理的话了?我看你包里放着本日汉词典,开始学汉语了?"王祖儿提起了她早上无意间看到的书。

"是啊,我怕见到咱妈,我一句话都不会,多尴尬啊。我有个问题还得请教祖儿老师呢。"大猩猩一脸真诚地看着老婆。他掏出一个笔记本,其中一页写着"好き","这个在中文里怎么用?"

"我喜欢你啊。这么简单都不会,好好看书吧!"


"窝(我)爷(也)喜欢泥(你)。"

尽管口齿不伶俐,还是把自己想说的都说出来了。


"fufufu傻瓜,这时候要说'我爱你'!"


两个人抱在了一起,这绝对是东京在美丽的景色。


什么语言都不重要啊,因为有爱情;什么距离都不重要啊,因为有爱情。我能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你对我的爱,那就足够了。


喜欢你啊喜欢我吗

我只想要听你回答

渐渐能和你使用一样的语言了

"我爱你"又何时说出呢?



咪酱的日记(11)

最近几天太忙了,而且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就没写日记,那么现在就一下子写完吧。

自从那个晚上之后,大猩猩就像一只可以随时发qing的野兽,到处粘着小美女,还多次在公共场合嚷着【我要跟你结婚!】。
 
面对这样无药可救的大猩猩,小美女只能踮起脚摸摸他的头说【还早着呢,要先过了我爸那关。】大猩猩就变成吃不到香蕉的沮丧猩猩,乖乖收起了自己的兽性。

不过他们似乎还没有把我和櫻井樣接回家的打算。

过了几天,他们准备充足了,就去了小美女爸爸的公司,那个公司虽然比不上80亿的杰尼斯大楼,但是也并不小。

我和櫻井樣用法术一直在监视着他们,那两个人并排站在电梯里。小美女很不安,她的手一直在微微颤,她似乎害怕爸爸会想出什么法子陷害长濑智也。不过大猩猩不愧是大猩猩,他留意到了她的不安,就悄悄握紧她的手。

她爸爸的办公室在16层,电梯很快就到了。小美女敲敲门,门里传来一声答应:进来!两人推门进去了,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桌前。

【哦,你终于来了。你是长濑智也对吧。】男人一边批改文件,一边面无表情的说。

【这位是我爸爸!】小美女急忙介绍道。

【坐吧,我很忙,不想跟你废话,竞争方手里有块地。帮我买下那块地,就当做你给我女儿的聘礼了,之后我就同意你们的婚事。】

看来他完全没把小美女当成自己的女儿。不过只要把地买下来就可以了吗?会不会太简单了?

【櫻井樣,我要不要去查查那块地。】
【我让二宫财神园的人查完了,这块地是个脏地,专门走私军火的,如果让长濑智也买下来,他是要坐牢的。】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慌张。

【那怎么办?】我早就预料到小美女的爸爸不是好惹的人,会使阴招,但没想到会是这样

【我们得告诉他,走吧,该运动运动了。】

咪酱的日记(9)

櫻井樣現在正以一種壁咚的姿勢坐在駕駛坐上,而我正以一種被壁咚的姿勢坐在副駕駛坐上。

我的臉感覺好燒,小鹿亂撞,結果都撞死了。

【櫻,櫻井樣請躲開,我看不到他們了,我們還得跟蹤他們,萬一他們逃走就糟糕了......】我顫顫巍巍地說。

【現在還叫我櫻井樣?你不是都想起來了嗎?】櫻井翔邪魅地笑道。

【我叫你sho君?可是現在在工作誒,您還是我上司啊!】拜託他讓我緩緩,我已經喘不上來氣了。

【這件事回來再跟你理論。】

我和櫻井翔都註意到了從醫獸醫院出來的小美女和大猩猩。

我們今天跟蹤的對象不是大猩猩,而是小美女。

她的那通電話一直令我耿耿于懷,畢竟不是大猩猩家裡的生活條件也不算差,財產被盯上也是可能的。

櫻井樣,你對這是怎麼看?(讀心術)

我覺得這事應該不簡單,但是苦情樹給我們的情報應該是沒有錯的,他們兩個人今生就應該在一起啊。

是啊,苦情樹的情報很少出現錯誤。櫻井樣能不能找人查查小美女的父母是誰?我覺得問題應該出現在這裡面。

我已經拜託nino了。她肯定是受什麼刺激了。

什麼意思?

沒什麼。得跟緊他們了啊。

櫻井翔用腳踩了踩油門。

這時,有聲音從收音機裡傳了出來。

【祖兒,你跟你家人打電話說我們的事了嗎?】

是大猩猩的聲音!

【說了啊,我父母同意了。】

櫻井樣在小美女的手機上裝了監聽器?太陰險了吧!而且他們已經開始討論結婚了嗎?小美女還是學生啊!

【這麼容易?!那真是太棒了!我還以為要到中國去呢。】

【我父母挺開明的,我一說,他們就同意了。】

【那,祖兒,你啥時候要我從自動控制系統畢業啊。】

【自動控制?】

小美女的臉應該跟我剛剛一樣紅。

【嗯。。就是那個可以生小孩的事。我可以對你做嗎?】

哦天哪,我不想聽了。

【啊!那個。。。我媽說要結婚後才能做。】

【哦!這樣啊,沒事不著急的。】

還說不著急,你這個變態大猩猩!




今天一整天小美女都在和大猩猩待在一起。


晚上的時候,我們繼續監視大猩猩和小美女的家。

出現了以下對話

【祖兒!難得煩人的小祖宗不在,你就陪陪我嘛~】

【陪你幹什麼?】

【陪我做一些成人的事啦,不用做全部,你幫我口○就行,可以嗎?】

【你個變態!我說過結婚後再說了吧!】

【噗通】
這是倒地的聲音。

緊接著就是摔門的聲音。


【櫻井樣,有情況!小美女似乎從家裡出去了!】

櫻井翔趕緊放下手裡的蕎麥麵,發動汽車,接著,就看見一個一個身影從車頭前經過。

是小美女!

我們在後面慢慢追著,她沒跑太遠,跑到了附近的一個公園裡。

她開始打電話,
於是整個電話內容也被我們監聽到了。

【爸,怎麼辦,我做不到騙他錢,我感覺自己愛上他了。】

【傻孩子,你為什麼會這麼說?你原來不是他的黑粉嗎?】

【你,你不理解我,他剛剛讓我幫他口○,我竟然有點想同意他。我好害怕。】

害怕?小美女不應該高興嗎?這信息量也太大了。

【不可能的,想想以前傷害過妳的那個人,她教會了你不要跟別人談戀愛,不值得。不是嗎?】

【我真的有戀愛恐懼症,他親我的時候,我是真的想躲開的,但是,我可能真的做不到結婚,把財產轉移,再離婚。我是第一次碰見這樣的人啊。】

小美女開始啜泣。

【做不到就不要再回來見我這個爸爸!】

吡!電話掛斷。

我看著小美女坐在公園的長椅上痛哭,卻無能為力,苦情巨樹啊,請保佑她。

不要,我好害怕,我不要戀愛。。

戀愛的心痛感,想死一樣。

【別害怕,你哭我心疼,即使我把財產都給你也行。】

大猩猩也來了!他聽到小美女的電話了!?

——————————————————————

麻煩小美女哭一周了(笑)

咪酱的日记(8)

这兽医院里度过了这一周,闻了一周的消毒水味。
小美女和那两个人简直是百般呵护我,每晚都有一个人看护我,可能是因为我伤得太重了,但是好想再跳一次,这样就能更多的看见櫻井樣了温柔的样子了。

但是我不会这么快就表露出来我喜欢他,我要假装高冷一点,就像当初小美女那样。
于是,我开始了【不正眼看櫻井樣的计划】
他给我吃小鱼干,我不看他
他给我顺毛,我不看他(虽然他的手好舒服
他就算在旁边看着我,我也不理他

【咪酱。】我靠,你不要用低音炮跟我说话
【咪酱?】他抱起我,我依旧不看他(怀里好舒服)

【谁叫你骗我的啊!】
【骗你?我明明是怕他们会伤害你。】
【那也不能都自己一个人承担吧。】

我们俩吵起来了,然后又沉默了。

【对不起。。】櫻井樣嘟著嘴。


如果我这么原谅他是不是太容易了?

但是不原谅的话,他会不会太可怜了。

天秤座的咪酱陷入了沉思之中。


今天晚上,轮到小美女看护我了,为了不让她担心,我假装睡着的样子,闭上了眼。但是心里却心烦意乱,根本睡不着。

【喂?爸爸妈妈,我。。。】

小美女开始打电话,看来是打给她父母的。

【是,我现在已经跟长濑智也交往了。】

【我知道,我会一直注意的,放心吧,没有人注意到我。】

小美女这话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早上我就跟櫻井樣说了这件事。

【难不成她是为了其他目的,才假扮成大猩猩的粉丝,接近大猩猩的?】

看来櫻井樣跟我想到一起去了。

【我估计你肯定不能独自一人解决这个问题,回来我再变成仓鼠,让我们回到有仓鼠的那个时间线。】

【那....那好吧。我得快点养伤。】
如果他变回仓鼠的话,那证明,我俩又得住在一起了。

但是小美女的这件事,我希望是我们的误会,不然真的很麻烦了。

【长濑桑,能不能把你们家咪酱借我玩几天啊?】看著櫻井樣一臉恳求。

【我倒是无所谓啊,不过这可是我们的女儿,要照顾好她,一个星期后归还。】

哈?把我借回家?!你们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接下来,就是我们两个人的时间了呢。】
(大猩猩/櫻井樣)說道。

——————————分割線————————
我更新了也不告訴你~
看你多久才發現

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万水千山你愿意陪我一起看吗?

咪酱的日记(番外篇)

小段子

第三人视角x

今晚,咪酱将櫻井樣去情人坡,她准備告白。

但是她總覺得自己會被放鴿子,畢竟人家可是櫻井樣。

晚上,咪醬准時來到情人坡,卻發現櫻井樣已經在等她了!

“你來的好晚啊!”櫻井樣皺了皺眉頭,“找我來幹什麼?”

“啊!沒想到您真來了,那個。。。我是想說。。”咪醬在糾結如何開口,畢竟跟自己男神表白果然還是太羞恥了。

“嗯?”

算了!鼓足勇氣,決一死戰吧!大不了,我會被開除嘛!

“櫻井樣!我喜歡你!!!”咪醬滿臉通紅地喊出來

“嗯。然後?”

誒?什麼然後?他這是拒絕我了嗎?

“不應該還有一句‘和我交往吧’之類的嗎?”一下子看穿了咪醬在想什麼的櫻井樣。

“請……請和我交往……”咪醬越說,聲音越小。

“好哦~”早就想聽你這麼說了。

誒!真噠!

咪醬興奮得一下子衝過去熊抱住櫻井樣,結果導致兩人滾下情人坡。(劃掉)

“今晚的事我一定要講給我們以後的孩子聽!”咪醬乾脆趴在櫻井樣身上,不起來了。

但是這時,櫻井樣的手摸到了咪醬難以言喻的部位“我可不認為今晚發生的事,適合告訴我們的孩子呢。”

“喂!你在幹什麼呢!”咪醬的耳根子已經出賣了她。

“你不是一直趴在我身上誘惑我嗎?別廢話了,小貓咪,造人吧。”

“なぁ… もう二人でどこか隠れよう”

ゆるやかにslow うなずくまつ毛

月の射す窓 わずかに顔

ほとんどが見えずにshadowなの

また天井が傾く 身体が心を欺く(たかぶる)

唇が足りず...してもしても

理性をリセット It's too late

——————————end————————
這是マダ上ヲ裡的rap歌詞
是櫻井樣寫的,很好奇他寫的時候當時正在想什麼?